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省内动态

80后作家颜歌 川话作品入围“茅奖”

发布时间:2015-08-17    点击数: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80后作家颜歌 川话作品入围“茅奖”



       5月23日下午,阿来与颜歌展开名为“四川方言写作”的文学对话。


        阿来夸她:方言运用得很干净很美
      在当代中国文学圈里,用对一个小镇的日常描摹来折射剧烈变迁的中国社会,为自己的精神故乡树碑立传的例子比比皆是。比如莫言的高密东北乡、苏童的香椿树街等等。在80后作家群中,来自四川成都郫县的女作家颜歌,近几年,以她的故乡郫县郫筒镇为原型,写出一系列关于虚构的“平乐镇”的小镇故事集。就像她的川籍文学前辈李劼人一样,颜歌在小说中,充分发挥她对幽默、活泼的四川方言的掌握能力,用活色生香的小说语言,描绘着一幅幅川西小镇市民的日常生活场景。

       颜歌的努力,获得了主流文坛的注意。近日,中国作协官网上公布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参评作品榜单,其中颜歌的《我们家》榜上有名。5月23日下午,颜歌也带着她写川西小镇的新书《平乐镇伤心故事集》来到成都方所,与著名作家阿来展开一场关于“四川方言写作”的文学对话。

       川话小说写得好
       她得到阿来夸奖

   从《五月女王》、《我们家》和最近刚刚出版的《平乐镇伤心故事集》,颜歌的小镇系列方言写作,受到很多文学同行及前辈的积极肯定。其中,阿来就盛赞颜歌对方言使用得非常精彩,“为了更准确地鉴赏评价颜歌的四川方言小镇写作作品,我特意找来李劼人先生的长篇小说来读。在文学史上,运用四川方言写作,确实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文学现象。我读了颜歌的作品,我发现,她的确运用四川方言,将四川人言语中的嬉笑怒骂,生动幽默,表现得很好。要知道,用方言写作,一不心就容易写得很土。但颜歌却把方言运用得很干净很美,这是一种突出的能力。”
   面对阿来老师的高度评价,颜歌喜笑颜开,“能得到阿来老师的肯定,对我是很大的激励。在使用方言的时候,我确实下了一番拿捏功夫:要充分发挥四川方言的特色,同时又得让非四川地区的普通话读者看懂。比如说,我会选择美感较强的四川方言词,比如形容一个地方很寂静,四川话说‘清风哑静’;说一个女孩子温柔,说她‘志雅’。这些词写出来都非常美,有古典美,很有文学性。那么我就使用。”
  颜歌还提到,四川方言的幽默性,也是吸引她探索、实践方言写作的一大理由,“ 前两天我在北京做活动,跟当地一个朋友说了一句四川话‘苍蝇也是肉’。那位朋友听到非常惊讶,大笑不已。其实这句话的幽默性,在四川人看来,其实还是算比较普通常见的。由此可见,咱们四川话里面的达观、轻松、活络、幽默,真的是一个值得欣赏的优点。”

       作品入围“茅奖”
       她自称路还很长
   提到自己的小说《我们家》入选第九届茅奖参评作品名单,颜歌笑了,“这个是四川省作协主动帮我推荐的。事实上,省作协的人给我打电话说,要推荐我的小说去参评茅奖的消息,我是感到受宠若惊的。我首先肯定要非常谢谢四川省作协的前辈老师们对我作品的肯定、推荐,他们能如此看重我,让我非常荣幸。但同时我也清醒地知道,获奖应该没我什么事儿。毕竟这个奖的分量太重了,在我看来,有点‘终身成就奖’的意思。我的写作之路还长着呢。而且你看那些入选的参评作品,很多都是资深的名家之作,我肯定有自知之明的。”
对话


       年少成名 坚持写作不“触电”

     “我还是更喜欢
       安安静静地写小说”

  颜歌生于1984年,和韩寒、郭敬明们一样都属于年少成名的类型,十七岁就获得了新概念一等奖,被归入文学批评界所划定的“青春写作”类型中。在年少成名的80后青年作家群中,有不少人已经不再写作,但颜歌一直没有离开写作。《平乐镇伤心故事集》已是她出的第十一本书。对此,颜歌看得倒是很简单,“当初大家一起出道的文学小伙伴,的确有的离开了写作,离开了读者的视线,但人家进入了别的领域,做得也挺好的。我只是一根筋儿,就只做一件事没改变,我也一直喜欢写,这都是很自然的事情。”
  当下,很多作家选择去当编剧,改编自己的小说成影视剧本。颜歌说,也有人找她,让她改编自己的小说写影视剧本,但她完全不感兴趣,“首先因为,我写完一部作品,就真不想再花费时间去摆弄它了,更不想再去把它改编成剧本什么的。那件事对我没有什么吸引力。我还是更喜欢安安静静地写小说。”
  




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摘自:《华西都市报》2015年5月24日